新疆队大量放人疑受限工资帽 周琦沙拉木太贵了


尽管从上赛季结束到新赛季开始只有短短两个月时间,但已经有多名球员在今年短暂的休赛期内完成了转投新球队的工作,其中不乏可兰白克、李慕豪、于德豪等少壮派的国手级球员,包括卫冕冠军广东宏远这样的豪门俱乐部,也正在市场上积极寻求引援。球员和球队积极的态度打破了CBA转会市场昔日固化沉闷的气象,预示了整个联盟职业化发展的必然方向,也将有助于联赛长久保持活力。

今年“大鱼”特别多

9月的第一天,校园里迎来了新生报到,北京首钢队也迎来了一名“新同学”——前深圳领航者内线大将李慕豪正式踏上了赴京之路,从下赛季开始,他就将身披首钢队的战袍,成为深圳队“宿敌”阵营里的一员。李慕豪的到来也将大大补强北京队的短板,上赛季正是由于内线相对空虚,导致北京队在半决赛未能胜过易建联领军的广东队,新赛季有了李慕豪的助阵,北京队的阵容显然更加完善,难怪在机场迎接李慕豪的北京球迷都非常兴奋,打出了“欢迎表弟、倾慕已久、终入豪门”这样有趣的标语。

“希望能尽快融入球队,时间非常紧,因为马上就要开始新赛季,北京是防守非常好的球队,希望多做贡献。”李慕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。在加盟北京队时,他作为深圳队自己培养出来的国手球员,自幼跟随深圳队生活了15年之久,在28岁时离开了熟悉的城市和队友,李慕豪也坦言心情十分复杂:“前几天在宿舍收拾东西,看到一些旧物还忍不住哭了,毕竟是离开从小生活的地方,真的情绪起伏很大。”

事实上,今年夏天像李慕豪这样在当打之年改换门庭的“大鱼”着实不少。之前同样效力于深圳队的后卫于德豪在前天晚上登上了CBA公司官方公示的自由球员名单,他和深圳队的合同正式到期,而外界早已传出他将加盟新疆队的消息。虽然于德豪本人至今未正面回应,但两家俱乐部的态度已是心照不宣。如无意外,新疆队将会于近日正式官宣于德豪的到来。

新疆队在引援的同时,也在对外“放人”,前队长可兰白克正无限接近签约上海队,内线大将俞长栋在月初就已经收到了北控队的官方欢迎,另外老将西热力江也在CBA官方公布的自由球员名单上。有消息称,江苏同曦队正在和他接触。

俱乐部“下海”动力足

也许是今年自由转会的球员比较多,为了规范市场,CBA公司在过去的一周已经两次更新了自由球员名单,目前名单上除了西热力江和于德豪外,还包括广东宏远队中锋万圣伟、广州龙狮队的“二侄子”郭凯伦以及浙江广厦队中锋赵天熠等球员,他们不少人在恢复自由身的同时已经有了中意的去向,下赛季仍有望活跃于CBA赛场。

这样的人员流动,在俱乐部角度来看其实也是职业联赛的一大特点。过去很多年,CBA球队之间的球员流动总是困难重重,一方面因为人才稀缺,球队把一名球员从小培养成材花费的心血颇高,都不愿轻易让其流入市场;另一方面很多俱乐部挂靠地方体育局编制,涉及到体制层面上的人员流动,操作起来会更加不便。但如今随着CBA公司化和市场化的推进,20家俱乐部以统一的联盟形式对外经营,尽管强队和弱队之间还存在着不小差距,但缩小各队之间的差距,保持20队实力均衡才是最有利于联赛长远发展的,而想要实现这样的均衡,让人才流动起来会是直接途径,因此越来越多的俱乐部不再纠结于过去的固有观念,积极投入到市场交易中来。

以深圳领航者为例,今夏他们看似放走了两条国手级别的“大鱼”,但球队也在计划引进新的血液,其中既有自家青训营的产品,也不排除从其他球队交易得到所需人才。“我们肯定还会有人员引进打算的,”深圳队总经理王珏告诉记者,“现在仍在谈,至于人选,等到时谈妥了,我们就第一时间告诉大家,也请大家不要着急。”

除了自由球员之外,的确还有多家俱乐部在寻求合同期内球员的交易事宜,包括十冠王广东宏远,虽然没能从自由市场上谈下他们一直追求的李慕豪和俞长栋,总经理朱芳雨依然在努力寻求与其他队伍谈判,为下赛季找到一名合适的内线球员。同曦、北控、上海、江苏等球队也都是近期最为活跃的俱乐部,相信在10月中旬新赛季开始前,市面上还会有更多转会交易的消息传来。

“工资帽”新政促发展

理念上的变化固然是球员转会市场愈发兴旺的一大原因,真正在今夏推动了市场一把的是联赛的“工资帽”制度。

按照之前联盟所有球队达成的统一,2020-2021赛季CBA联赛将正式进入“工资帽”时代,具体设定包括:

一、实行软工资帽,上限为4400万元,下限2000万元(新疆地区特例:工资帽上浮20%,达到5040万元)。

二、单个国内球员顶薪为800万元,但现有合同基本工资超过800万元的继续执行,也可以进行转会,转会后新俱乐部要重新和这名顶薪球员签合同,最多只能负担800万元的基本工资,超出800万元的部分由原俱乐部支付。

三、每支球队可以注册4名外援,赛季期间不限制更换外援次数,但外援合计收入不得超过700万美元。

四、本赛季结束后,对于申报、核算后超出工资帽4400万元及不足2000万元的俱乐部,将向CBA联盟上缴调节费,调节费的比例为超出4400万元或不足2000万元部分的25%。

不难看出,“工资帽”制度的正式推行一方面是为了遏制住球员薪资增长过快的趋势,一方面也是想缩小各家俱乐部之间的差距。在这样的新规下,如新疆队眼下大量“放人”就被猜测是受限于工资帽才有“瘦身”需求,毕竟周琦、阿不都沙拉木和曾令旭的合同都比较大;而上海队在送走了合同金额较大的李根后,腾出了不小的资金空间,得以能够在市场上去追求可兰白克以及宝岛球员刘铮等人,算是很好地解读和利用了新工资帽的规定。

日后,球队之间的人员流动将有望通过工资帽调节来进一步规范和完善。

作者:汪雅云

(责任编辑:郑彬_NS1255)

bqoz.cn

cjqu.cn

bwid.cn

ctvx.cn

crvl.cn

cvmt.cn

cugs.cn

d3t2.cn

c1s7.cn

cfup.cn

d1c7.cn

cvtw.cn

cgdu.cn

bmnu.cn

c6v5.cn

b5e5.cn

a7p7.cn

bpno.cn

a7z6.cn

a7x6.cn

bvfm.cn

cxih.cn

c8u1.cn

c2i8.cn

d6i7.cn

c5b8.cn

cfxu.cn

a6x1.cn

cpvz.cn

b7d3.cn

cxre.cn

cmvy.cn

d1l8.cn

cuay.cn

cxoq.cn

a6m8.cn

b5i9.cn

d3k5.cn

c8y2.cn

dcgi.cn

c3e3.cn

b5b7.cn

bvyv.cn

czua.cn

c9e8.cn

c9c6.cn

c9f5.cn

a6e8.cn

buvt.cn

a6c3.cn

d2b1.cn

d5r3.cn

a7m2.cn

bovp.cn

ckoe.cn

bmuv.cn

croh.cn

cltu.cn

cmqi.cn

cuaw.cn

d1h9.cn

bdpi.cn

cgvm.cn

byiq.cn

dbyo.cn

cvtk.cn

cvke.cn

a7r3.cn

bujd.cn

d5h5.cn

bgyo.cn

d2a9.cn

d5x9.cn

b2i3.cn

bnvu.cn

dacv.cn

cjeu.cn

c1d3.cn

a8e3.cn

biuk.cn